探討保護重混作品保護模式的作權 法律

發布時間:2020-05-30 16:27:27 來源: 文章閱讀 點擊:

摘 要: 技術類知識產權的權屬確定是對其進行使用、處分、交易的基礎, 是在技術交易過程中進行風險防范的第一道防線。通過界定技術類知識產權的內涵、特點, 討論權屬判斷時可能會涉及的權利主體, 梳理實踐中存在的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問題, 結合相關的法律規定、法院裁判和理論研究, 可以發現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問題存在的風險, 并采取相應的防范對策。
 
關鍵詞: 技術類知識產權; 權屬問題; 職務技術成果; 技術開發合同;
 
Abstract: The determination of the ownership of technic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is the basis for its use, disposal and transaction and the first level of defense against the risk during the technical trading.By defining the connotation and characteristics of technic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rights subject that may be involved in the judgment of ownership, and sorts out issues concerning the technic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n practice.By studying some relevant legal provisions, court decisions and theoretical research, it also comes up with some measures to prevent the risks against technic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ssues.
 
Keyword: technic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ownership; service technical results;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ntract;
 
技術類知識產權的權屬問題解決的是技術類知識產品的權利歸屬和義務承擔的問題。由于技術類知識產權涉及的領域具有專業性, 所保護的對象創新性強, 風險和收益高, 在實踐中如果不注重權屬問題防范, 可能會出現難以判斷、解決的糾紛, 繼而影響技術交易, 引發合同乃至侵權風險。故有必要對其進行深入研究, 進而提出風險防范對策。
 
一、技術類知識產權
 
在對技術類知識產權的權屬問題進行研究之前, 有必要先明確其內涵和特點。
 
(一) 技術類知識產權的內涵
 
1.技術類知識產品
 
研究技術類知識產權, 首先要掌握其保護對象, 即技術類知識產品的內涵。理解技術類知識產品的含義可以從兩個方面入手:一個是“技術類”, 這個限定突出該類產品產生于科學、技術領域, 由具有專業知識的人員或團隊研究開發而成, 具有技術屬性;另一個是“知識產品”, 即該類產品不是有形財產, 而是無形的智力勞動成果。
 
目前在實踐中與“技術類知識產品”相似的概念有“技術成果”和“科技成果”。1根據相關規定可知, 該類成果的特點主要包括:其產生來源于對科學知識和信息的運用, 通過專業人員、團隊進行技術開發而得, 具有技術屬性和實用價值。
 
 
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問題與風險防范
 
 
2.技術類知識產權
 
技術類知識產權是由技術類知識產品產生的專有權利。在了解了技術類知識產品的內涵后, 可以對技術類知識產權進行界定:是指在科學、技術領域內, 技術類智力創造成果的完成人、所有人依法享有的專有權利, 主要包括專利權、技術秘密權、計算機軟件著作權、植物新品種權、集成電路布圖設計權等專業技術性較強的知識產權。
 
(二) 技術類知識產權的特點
 
技術類知識產權作為知識產權中的一類, 除了具備一般的知識產權所有的無形性、專有性以及法定性等基本的屬性外, 還具有自己的特點。
 
1.專業性和復雜性
 
技術類知識產權的保護對象是技術類知識產品, 該類產品主要通過科學研究和技術開發活動產生, 需要擁有專業技能的科研人員應用專業知識進行研發和評估, 通常需要配以專門的研發設備和環境, 有時還會有多人分工, 組成專門的團隊共同進行研發, 具有高度的專業性和復雜性。在技術類知識產權糾紛案件中, 不具備相關知識的人很難對相關案件的技術事實進行認定和判斷, 進而作出審理。2
 
為了更好地解決因技術類知識產權的專業性和復雜性所引發的問題, 我國在立法和司法上采取了一些措施。剛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調查官參與知識產權案件訴訟活動的若干規定》就體現了對技術類知識產權該特點的應對。根據其規定, 人民法院在審理復雜的技術類案件時可以安排技術調查官參與。技術調查官可以就案件所涉的技術性問題以及調查的方法等, 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議。3技術調查官是掌握一定科學、技術知識和能力的司法輔助人員, 他們的參與能夠讓法官對于案件的技術性事實和問題有更明確的了解, 提高法官審理該類案件的效率和準確性。
 
2.創新性和先進性
 
技術類知識產品的發展和更迭依靠創新, 緊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步伐前進, 由于其具有創新性, 與之相關的新型、疑難案件較多, 對審理的要求也比較高。立法的調整經常會落后于技術的發展步伐, 法官在審判時也比較容易出現沒有相應的法律或案例可以參照的情況。
 
3.高風險和高收益
 
技術類知識產品的研發通常需要投入較多的成本, 研發時間長、研發難度大。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 目前多數科研活動都不是一個人單獨完成的, 而是由一個團隊有組織地、持續地進行的, 這類項目的設立和推進要承擔很大的科研失敗風險。但同時該類知識產品通常具有較高的應用價值, 若能順利地投入市場得到推廣和使用, 能給權利人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 在立法和實踐中要對其風險和收益進行合理的分配。
 
二、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
 
技術類知識產權的權屬問題解決的是技術類知識產品的權利歸屬和義務承擔問題。由于技術類知識產品具有高度的專業性和復雜性, 研發需要投入的成本比較大, 涉及的人員和單位多, 可能對技術類知識產品主張權利的主體也比較多。
 
(一) 技術類知識產權的主體
 
1.個人
 
個人是技術類知識產品的直接創造者, 對其知識成果享有最直觀的權利。由研發者單獨完成的技術類知識產品上凝聚了個人的智力勞動、資本投入和專業知識, 個人對其享有專有的權利。在職務技術成果創造和技術合作開發、委托開發中也需要每個研究人員的參與, 在一定條件下該類技術成果的權利可能歸研究人員個人所有。
 
2.單位
 
有一部分技術類知識產品是由單位組織完成的, 代表的是單位的意志, 并由其承擔責任, 這類產品的權利自然歸屬于單位。另外, 在實踐中經常出現由單位組織個人完成或者個人在履行職務的期間或者利用單位的資源完成的知識產品, 此時就涉及職務技術成果的權屬, 也包括單位和個人的權益分配問題。4
 
3.國家
 
部分技術成果涉及國防、電力、航天等國家安全或民生利益, 是由國家投入財政資金到法人機構開發或者由國家設立的科研機構完成的, 在判斷這類成果的知識產權權屬問題時還要考慮國家、單位和個人的權利問題。
 
(二) 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確定的意義
 
技術類知識產權的權屬確定, 旨在明確相關權利人之間的法律關系, 是技術類知識產權保護、使用和處分的基礎, 是防范知識產權糾紛和風險的第一步。若權屬約定不明或者存在爭議, 不僅會阻礙技術類知識產品投入使用和推廣, 在之后的技術成果交易和使用中還可能會引發合同風險和侵權風險, 不僅不利于這類知識產權的有效利用, 而且可能損害相關權利人的利益。故有必要對權屬確定時可能存在的問題和風險進行研究。
 
三、實踐中常出現的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問題
 
由于技術類知識產品涉及的權利主體多、法律關系復雜, 在對部分技術類知識產權進行權屬確定時可能會遇到權屬認定困難、權利分配不公等問題。在實踐中經常出現的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問題主要包括以下三種類型:
 
(一) 職務技術成果的知識產權權屬問題
 
在考慮職務技術成果的權屬分配時, 需要結合不同種類技術成果的創造難度、產生方式、責任承擔以更好地安排其歸屬, 注意平衡好單位與職工之間的利益。結合目前的實踐來看, 還要特別注重保護職工的權利。關于職務技術成果如何認定的問題,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 (以下簡稱《專利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 (以下簡稱《著作權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等多部法律中都有所規定, 在此主要討論職務發明創造和職務作品的認定問題。
 
1.職務發明創造的知識產權權屬問題
 
綜合《專利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實施細則》 (以下簡稱《專利法實施細則》) 的相關規定可知, 判斷一個發明創造是否屬于職務發明創造有以下兩個標準:
 
(1) 是否為執行本單位的任務時完成的發明創造。根據《專利法實施細則》規定, 執行本單位的任務所完成的發明創造包括:一是在本職工作中作出的發明創造。在判斷一工作是否為本職工作時應參考工作人員的職務內容、責任范圍和工作目標來確定, 科研人員在所學專業領域內的技術成果不能一概認定為職務發明創造。[2]201二是履行本單位交付的本職工作之外的任務所作出的發明創造, 這主要是指根據單位的要求, 工作人員在完成單位短期或臨時下達的工作任務時作出的發明創造, 如為特定目的而臨時設立的研究小組作出的發明創造。三是退休、調離原單位后或者勞動、人事關系終止后1年內作出的, 與其所在原單位承擔的本職工作或者原單位分配的任務有關的發明創造。5在實踐中, 對于認定一項發明創造是否為職工履行單位任務所作出的, 存在較大的爭議。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北京軍區總醫院訴李某專利權權屬糾紛案”中, 原告中國人民解放軍北京軍區總醫院 (以下簡稱解放軍總醫院) 認為涉案專利“沉入式髓內擴張自鎖釘”是其組織的科研項目的成果, 屬于職務發明創造, 歸醫院所有。被告李某則主張自己的本職工作是醫生, 從未參與過科研中心工作, 涉案的“沉入式髓內擴張自鎖釘”是在原告專利的基礎上的重大改進, 是被告的非職務發明。法院最后結合被告的職務和原被告簽訂的《九七年度院科研課題協議書》, 認定涉案專利的發明在協議書規定的期限和范圍之內, 是職務發明, 歸屬于解放軍總醫院所有。6該案判決的一大依據是原被告所簽訂的協議書, 這也是對單位和職工的一個啟示。單位在指派可能會產生技術發明創造的任務給職工時, 宜事先就研究范圍、時間以及權屬問題進行約定, 以免日后發生爭議。
 
(2) 是否為主要利用本單位的物質條件完成的發明創造。這里需要注意的是“主要”二字, 即職工完成發明時利用的本單位包括資金、技術在內的物質技術條件, 對于發明創造的完成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如果只是少量利用單位的相關設備, 不應該認為是職務發明創造, 可以看成是單位對個人的幫助, 也可由個人向單位繳納一定的使用費或金錢補償。
 
此外, 依據《專利法》第六條第三款的規定, 發明人和單位可以對“利用單位的物質條件完成的職務發明創造”的權屬進行約定, 發明人在依約向單位返還或繳納一定的費用后, 可以使該發明創造轉變為非職務發明創造。這體現了法律對職工和單位意志的尊重, 以及對職工個人進行創新活動的鼓勵。
 
由于個人相對于單位來說通常力量比較弱小, 個人與單位之間的雇傭關系也使得個人容易受制于單位, 因此要嚴把職務創造成果的認定關, 處理好個人與單位之間的權利關系。《專利法》第七條特別強調“對發明人或者設計人的非職務發明創造專利申請, 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壓制”。另外, 根據《專利法》第十六條的規定, 對于職務發明創造, 發明人雖然不能獲得其權屬, 但能夠基于其智力創造獲得一定的獎勵和報酬等物質回報, 這體現了立法對個人智力創造的激勵和保護, 有利于科技創新和進步。這里需要注意的是, 給予職務發明人相應的獎勵和報酬是發明人所在單位應盡的義務, 單位給予職工的報酬要合法、合理, 且不得以任何理由變相免除該項義務。在“深圳市某照明工程有限公司等訴鐘某職務發明創造發明人獎勵糾紛案”中, 再審法院認為某工程公司施行的《專利管理獎懲細則》第九條規定“專利獎勵與報酬每半年度集中發放一次, 集中發放日之前已離職的, 專利獎勵與報酬不對該發明人發放”, 實際上是給專利法所規定的用人單位應盡的給予發明創造人獎勵與報酬的法定義務附加了條件。這一附加條件不合理地排除和限制了已經離職的發明人獲得獎勵的法定權利, 免除了某工程公司對于離職發明人應當履行的強制性獎勵義務, 應當認定無效。7
 
目前在實踐中與職務發明創造相關的熱點話題是高校職務科技成果的歸屬問題, 為了激發科研人員的積極性, 四川、湖北等地開展了高校職務科技成果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允許學校和職務發明人按一定的比例共享職務科技成果的專利權。對于該項改革的爭議較大, 一方面其賦予了研發者更多的權利, 能夠激勵其投入科研, 另一方面權利共享的方式也使得權利的行使變得更加復雜, 在具體如何分配科研人員與學校之間的權利份額上也容易產生爭議。當然, 更重要的是, 這里還涉及在我國《專利法》對于職務發明制度進行修訂之前, 這些試點的合法性問題的追問。8
 
2.職務作品的著作權權屬問題
 
依據《著作權法》規定, 職務作品的著作權通常由作者享有, 法人或其他組織有權在業務范圍內優先使用。但“主要利用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物質技術條件, 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承擔責任的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地圖、計算機軟件等職務作品”或“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或者合同約定著作權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享有的職務作品”的著作權歸屬于作者所在單位。9其規定了著作權屬于單位所有的幾類特殊職務作品, 其中包括了計算機軟件等。這幾類作品的創作通常需要比較大的資金投入以及專業的技術條件支持, 對其進行推廣使用所需要承擔的責任也比較大, 故立法將其歸為單位所有。另外, 依據該條款可知職務作品的著作權歸屬可由單位和作者以合同的方式約定。
 
目前在著作權領域內可以被劃入技術類知識產權的主要是計算機軟件著作權, 對于計算機軟件的著作權歸屬問題除了上述《著作權法》的規定外,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 (以下簡稱《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 還有進一步的明確。該條例在利用單位物質技術條件并有其承擔責任的軟件之外, 又補充了兩種由單位享有著作權的情況, 即“針對本職工作中明確指定的開發目標所開發的軟件”和“開發的軟件是從事本職工作活動所預見的結果或者自然的結果”。10其中, 在對一職工開發的軟件是否屬于“本職工作中明確指定的開發目標所開發的軟件”進行判斷時, 要結合作者的工作職責、任職期間、單位指派的任務等進行考察。在“津佳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訴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計算機軟件著作權權屬糾紛案”11中, 法院在認定涉案軟件“天對酒店管理系統V2.0”軟件的著作權是否歸屬于佳朋公司北京分公司時指出:“××在佳朋公司北京分公司擔任工程部經理期間, 參與了從‘天對酒店管理系統V1.0’軟件升級為‘天對酒店管理系統V2.0’軟件的工作, 并由××負責匯報。可見, ××承擔這一工作是接受佳朋公司北京分公司指派的任務。因此, ‘天對酒店管理系統V2.0’軟件是職務作品, 該軟件的著作權歸屬于佳朋公司北京分公司。”
 
(二) 技術開發合同中的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問題
 
技術開發合同是指當事人之間就新技術、新產品、新工藝或者新材料及其系統的研究開發所訂立的合同, 包括委托開發合同和合作開發合同。12對于技術開發合同中技術類知識產品的權屬確定, 首先要考察當事人是否在合同中對相關問題進行約定, 若無約定則需分不同情況、結合法律法規進行認定。對于技術開發合同中的技術類知識產權的權屬問題, 這里主要探討專利權、技術秘密權和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的法定歸屬。
 
1.技術開發合同中的專利權權屬問題
 
技術開發合同中專利權的權屬問題, 在《專利法》和《合同法》中都有體現。《專利法》第八條規定:“兩個以上單位或個人完成的發明創造、一個單位或個人接受其他單位或者個人的委托完成的發明創造, 除另有協議的以外, 申請專利的權利屬于完成或者共同完成的單位或者個人;申請被批準后, 申請的單位或個人為權利人。”
 
根據該規定首先可以明確, 由兩個以上當事人共同完成的發明創造, 其專利申請權由雙方共有。需要注意的是這里的“完成”指的是對發明創造的實質性特點做出了創造性貢獻, 而不是僅提供了一定的幫助或者建議。在“魏某與北京富雷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專利權權屬糾紛上訴案”中, 上訴人魏某 (北京互聯新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 請求改判名稱為“一種新型彩票切票單元”、申請號2012×××117.2的實用新型”的專利權歸魏琦、北京富雷公司共有, 主張“北京互聯新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互聯新網公司) 委托外籍專家馬某作為特聘技術顧問, 對涉案實用新型專利進行研究, 針對北京富雷公司生產的即開型彩票自助機軟硬件的評估內容, 指出了軟硬件存在的問題并給出改進建議, 因此互聯新網公司參與了涉案實用新型專利的研發工作, 并做出了實質性的技術貢獻”。一審法院審理認為上訴人魏某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互聯新網公司實際參與了涉案實用新型專利的研發, 互聯新網公司聘請的外籍專家馬某不是一個技術開發者, 只是對現有的技術開發成果提出建議, 單純的建議不能算作是對發明創造的實質性貢獻。二審法院則有相反的認識:“互聯新網公司及其聘用人員馬某在與北京富雷公司合作研究即開型彩票切票機頭裝置過程中, 針對該裝置的技術問題, 提供了明確具體的解決方案, 該方案涉及的螺線管、彈簧等關鍵部件最終均寫入了涉案實用新型專利權利要求。可見, 馬某在即開型彩票切票機頭裝置的設計、研發中, 提供的并非單純的技術建議, 而是針對上述裝置的技術特征給出了可行的技術內容……互聯新網公司參與了研發工作, 其為涉案實用新型專利研發的核心技術構思做出了必要的貢獻。”該案在審查參與發明創造者是否做出了實質性貢獻上提供了一個具體的標準, 即針對相關技術問題提供的技術方案是否最終寫入了專利權利要求中。13
 
合作開發的發明創造的專利申請權歸當事人共同擁有, 權利共有的情況下當事人容易因為權利分配和補償的問題發生糾紛, 影響到專利的申請和后續的使用與推廣。因此, 當事人之間最好能就專利申請由誰享有或者權利如何分配, 以及補償等問題事先達成一致。
 
關于委托開發完成的發明創造的權屬問題, 《合同法》第三百三十九條又有進一步的明確。14首先, 委托開發合同的當事人可以在合同中約定委托開發完成的發明創造的歸屬, 若無約定則申請專利的權利屬于開發人。在委托技術開發過程中, 委托人一般需要投入研究開發的經費和資料, 予以受托人一定的幫助, 給予其報酬, 而受托方需要制定研究開發計劃、統籌使用經費、進行研究活動, 委托開發的知識成果中直接體現了受托方的創造性勞動, 因此法律規定在沒有約定的情況下由受托人, 也即研究開發方享有專利權是合情合理的。在研究人取得特定發明創造專利申請權的情況下, 法律為了保護委托人的利益規定了委托人對其的免費使用權, 以及在研究開發方轉讓專利申請權時, 委托方可以優先受讓該專利申請權。
 
2.技術開發合同中的技術秘密權權屬問題
 
技術秘密的一大特征是秘密性, 即不為公眾普遍知悉且不容易獲得, [3]這一特性也決定了在對技術秘密進行權屬分配時要特別注意防止信息泄露, 切實保護相關權利人利益。
 
對于技術開發合同中的技術秘密權的歸屬問題, 根據《合同法》第三百四十一條, 15若當事人沒有具體約定技術秘密權的歸屬, 則先按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條, 由當事人就技術秘密權屬問題達成補充協議, 若當事人無法達成補充協議, 則按照合同有關條款或者交易習慣確定。如果依舊不能確定, 當事人對此技術秘密均有使用和轉讓的權利, 但委托開發的研究開發人不得在向委托人交付研究開發成果之前, 將研究開發成果轉讓給第三人。
 
要特別關注的是, 依據相關司法解釋, 此處“當事人對此技術秘密均有使用和轉讓的權利”指的是當事人均有不經過對方同意自己使用或者以普通使用許可的方式許可他人使用技術秘密, 并獨占由此所獲利益的權利。當事人不得在未經對方當事人同意或追認的情況下, 將技術秘密成果的使用權、轉讓權讓全部讓與他人, 或者以獨占或者排他使用許可的方式許可他人使用技術秘密。原因在于, 這類處置行為涉及其他當事人的重大利益, 因此應當經過對方同意。
 
另外, 由于技術秘密的秘密性特點, 為了保護委托人的利益, 法律特意強調被委托的研究開發人不能在向委托人交付成果之前, 將研究成果先轉讓給他人。
 
3.技術開發合同中的計算機軟件著作權權屬問題
 
對于合作開發的計算機軟件的著作權問題, 《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規定“由兩個以上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合作開發的軟件, 其著作權的歸屬由合作開發者簽訂書面合同約定”, 16體現了對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的尊重。對于無書面合同或者在合同未作明確約定權屬的合作開發的軟件, 該條款將其分為兩類處理:對于可以分割使用的計算機軟件, 當事人可以就自己的部分進行使用, 獲取收益。但是在行使權利時要尊重他人的利益, 不能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將自己的權利擴張到整個軟件上。對于不能分割使用的計算機軟件, 著作權由合作開發的當事人共同享有, 而具體如何行使權利則由當事人協商一致決定。如果不能達成一致, 任何一方都可以自由地行使除了轉讓權以外的權利, 但所得收益要和所有的研究開發者共享。
 
對于委托開發的計算機軟件的著作權權屬分配問題, 與委托開發的發明創造的歸屬相似, 也是按照當事人的約定優先, 若無約定則著作權歸屬于受托人所有的規定方式。
 
(三) 由財政資金形成的技術類知識產品的權屬問題
 
科技創新是國家發展的重要驅動力, 國家高度重視對科技成果研發和轉化的激勵。在涉及國防、航天、石化等關系到國家安全和民生利益的領域里, 有許多技術類知識產品是由國家投入財政資金設立項目, 研發而成的, 在判斷這類成果的權屬問題時, 要注意協調國家、項目承擔單位和個人之間的利益關系。
 
我國現行科技領域法律法規主要將財政資金形成的技術類知識產權歸屬于國家和項目承擔單位。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進步法》第二十條的規定, 除了涉及國家、社會重大利益外的財政性科技項目所形成的知識產權歸項目承擔者所有。17這是國家對項目承擔單位的授權和讓利, 體現了國家對項目承擔者進行技術創造的支持和鼓勵, 有利于調動更多的科研力量投入國家科技項目, 激發技術創新。
 
但若技術成果研發完成后得不到充分的使用, 那研發的投入將失去意義。為了促進項目承擔單位對技術成果的保護、使用和推廣, 保護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 該條第二款規定獲得知識產權的項目承擔者應該同時對該知識產權進行保護和使用、推廣, 并向相關機構報告應用的情況。如果項目承擔者沒有在合理的期限內對相關成果進行使用, 則國家可以無償實施該成果, 或者授權他人實施。應當看到, 項目承擔者享有的知識產權不同于普通的知識產權。對于普通的知識產權, 權利人對其享有一定的專有權利且沒有在一定時期內必須實施的義務, 但項目承擔者的權利來源于國家的特別授予, 既是權利也是義務, 項目承擔者應當履行對研發成果自主實施、許可他人實施、轉讓等義務, 發揮研發成果的經濟效用和社會效用, 否則國家有權介入。
 
另外, 由于該類成果由國家投資且通常關乎國家安全和民生問題, 根據《關于國家科研計劃項目研究成果知識產權管理的若干規定》, 即使項目承擔者依法獲得了研發成果的知識產權, 國家在有國家安全、利益和重大社會公共利益需要時, 依然可以自己無償實施或者許可他人實施相關成果。
 
四、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問題的風險防范對策
 
技術類知識產權的權屬問題直接影響后續權利的使用和實施, 在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確定和交易時都應該特別注意可能會產生的權屬糾紛以及對其可能會引發的風險進行防范。
 
(一) 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確定時應該注意的要點
 
在對職務技術成果知識產權進行權屬確定的時候, 要綜合考慮個人與單位之間的關系、個人的技術研發與執行單位任務之間的關系、研發工作是否主要利用了單位技術條件、由誰對職務技術成果承擔責任等問題。單位和雇員之間最好在勞動合同中對相關的知識產權權屬問題提前進行約定, 或者在發明創造者完成智力創造成果后針對其知識產權歸屬盡快達成相關的協議, 以免在后續對技術成果進行使用和交易時產生糾紛, 阻礙相關成果發揮效用, 甚至侵犯交易相對人的利益。
 
鑒于我國現行法律對于由技術開發合同產生的專利申請權、技術秘密權和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等技術類知識產權的權屬確定都尊重當事人約定優先, 防范知識產權權屬風險、保護權益最有效的途徑是參與研發的當事人在合同簽訂時用具體詳實的條款對權屬問題進行約定, 防范風險。以下針對在技術合同中如何具體約定技術類知識產權的權屬, 分類提出幾點建議:
 
1.專利申請權的約定
 
根據我國現行法律的規定, 在委托開發技術合同中若沒有約定, 則申請專利的權利屬于研究開發人。因此委托人若是想獲得專利申請權, 應力爭在談判階段基于其資金、資料的投入獲得這一權利, 并在合同中寫明。若在談判階段沒有爭取到專利申請權, 也應該在合同中對法定的“優先受讓權”進行細化約定, 向相關機構報備自己在該項專利上的權利, 以保護自己的合法利益, 并便于之后行權。
 
在合作開發合同中, 當事人若沒有對知識產權權屬問題的明確約定, 則按照法律規定申請專利的權利為合作開發的當事人共有。權利共有的情況下, 在專利申請和審查的各個環節, 一旦涉及共有權利的手續, 如提出專利申請、委托專利代理等, 都需要經過全體共有人的同意和簽字、蓋章, 這容易出現權利行使程序繁雜的問題。權利共有時也容易發生權益分配不公的情況, 產生權利行使糾紛, 影響后續對專利的使用和交易, 損害某一方的利益。另外依據《合同法》第三百四十條最后一款, 專利申請權共有時, 若有一共有人不同意申請專利, 則其他各方無法申請專利, 這無疑會對相關技術的公開和使用造成一定的限制。因此最好能在合同簽訂時就對“專利申請權”的歸屬問題進行約定, 如果將“專利申請權”歸屬于合作開發的某一方單獨所有, 要注意保證其他各方的利益, 對其他合作開發者能夠獲得的補償和后續對該專利能夠享有的相關權利, 如使用權或者優先受讓權等進行約定。如果約定“專利申請權”共有, 則要明確各方享有的具體利益以及發生糾紛時的處理方式。
 
2.技術秘密權的權屬確定
 
按照《合同法》的規定, 在技術開發合同中不能確定技術秘密權的權屬時, 當事人對此技術秘密均有使用和轉讓的權利。這種技術秘密權利共有的方式, 容易在一方不知情的情況下發生技術秘密的泄露, 損害相關當事人的權益。因此當事人宜在簽訂合同時就明確各方對于技術秘密的權利和義務, 或者在技術秘密形成后盡快就其權屬問題達成協議。最好不要采取技術秘密共有的方式, 如果選擇共有, 則應當對當事人自己使用和許可他人使用技術秘密的條件和要求進行明確約定, 尤其是要防止任何一方單方面公開技術秘密, 以免造成技術秘密失去非公知性而不再受到法律保護。在“湖南中大冶金設計有限公司訴新疆某鋁電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糾紛案”中, 原被告未在其簽訂的《技術合作開發合同》中對技術秘密權的權屬進行明確約定, 后因被告在自己的二期工程中使用了根據《技術合作開發合同》完成的享有技術秘密權的研究開發結果而產生了糾紛。法院最后認定被告對涉案技術秘密的使用行為不構成侵權。18
 
3.計算機軟件的著作權的權屬確定
 
對于委托開發或合作開發的計算機軟件, 當事人宜在合同中對其著作權的歸屬進行書面約定。對于可以分割使用的合作開發軟件, 當事人可以在合同中明確各自研究開發和享有著作權的部分, 以免之后因此發生爭議。對于不能分割使用的合作開發軟件, 應當由當事人共同協商確定權利的行使方式以及利益的分配方式。
 
(二) 技術交易時應注意的權屬問題
 
1.許可方或者轉讓方是否為真正的權利人
 
在進行技術交易時, 受讓方或者被許可方要特別關注轉讓方或者許可方是否為技術類知識產品的真正的權利人。若轉讓方或許可方是法人單位, 要特別關注該法人與員工的勞動合同中是否包含發明轉讓條款或者是否就知識產權歸屬另外達成相關的協議。盡管我國有職務技術成果相關的制度, 但明確約定知識產權權屬條款更能確保所要交易的技術成果的權屬, 避免之后員工提出爭議。
 
若要交易的知識產權是由轉讓方或許可方與他人共同合作完成的或者委托他人、受他人委托完成的, 則要注意審查其與第三方的技術開發合同中是否明確了知識產權權屬, 對與知識產權權屬分配相關的條款進行仔細的審查, 避免在交易中因第三方主張權利而遭受損失。
 
2.待交易的知識產權的權利狀態
 
如果要交易的是專利, 交易前要注意審查與專利申請和審查相關的文件, 包括專利證書、專利說明書、專利申請文件等, 審查時要特別關注許可方或者轉讓方是否為真正的專利申請人或專利權人、受保護的技術范圍以及專利是否還處于有效的狀態, 有無保護期屆滿等情況。另外還要調查專利權人是否對待交易專利進行過轉讓、出質等可能會導致權利變更的處分。
 
對于技術秘密, 要關注轉讓方或者許可方是否對該技術秘密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 例如是否與可能接觸到技術秘密的員工簽訂了保密協議, 是否采取加鎖或者密碼等物理防范措施對其進行保密等, 是否對涉密文件進行專門的分類整理和保護等, 保證待交易的技術秘密的秘密性, 防止因為交易過程中的技術秘密泄露而引發的風險。
 
五、結語
 
技術類知識產權具有專業性、復雜性、創新性、高風險和高回報等特點, 權屬判斷時涉及的權利主體多、關系復雜, 對部分技術類知識產權進行權屬確定時可能會遇到權屬認定困難、權利分配不公等問題, 在實踐中經常出現的具體問題主要包括職務技術成果的知識產權權屬問題、技術開發合同中的技術類知識產權權屬問題和由財政資金形成的技術類知識產品的權屬問題。針對技術類知識產權的特點和容易引發的問題, 在技術類知識產權確權過程中宜達成具體的權屬協議或條款, 以防范之后可能產生的糾紛和風險, 而在交易中要特別關注轉讓方或許可方是否為真正的權利人, 注意審查與權屬問題確定相關的合同和文件。
 
參考文獻
 
[1] 吳壽仁.科技成果轉化若干熱點問題解析 (十四) ——科研人員科技成果所有權探析[J].科技中國, 2018 (7) :28-36.
[2] 馮曉青.知識產權法[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 2015.
[3] 曹愛紅.職務科技成果所有權的法律歸屬研究[J].科技中國, 2018 (5) :71-77.
[4] 閆可榮.關于技術引進企業知識產權權屬風險的幾點思考[J].法制與社會, 2012 (9) :62-63.
[5] 黃勝.技術類并購交易知識產權盡調要點[Z].微信公眾號“高杉LEGAL”, 2015-07-28.
 
注釋
 
1 《全國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工作會議關于審理技術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紀要》指出:《合同法》第十八章所稱技術成果, 是指利用科學技術知識、信息和經驗作出的產品、工藝、材料及其改進等技術方案, 包括專利、專利申請、技術秘密和其他能夠取得知識產權的技術成果 (如植物新品種、計算機軟件、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和新藥成果等) 。《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本法所稱科技成果, 是指通過科學研究與技術開發所產生的具有實用價值的成果。
2 最高人民法院成立了專門的知識產權法庭, 負責審理技術類知識產權糾紛案件的二審, 即表明該類知識產權案件的特殊性和復雜性。
3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調查官參與知識產權案件訴訟活動的若干規定》第六條第一款規定:參與知識產權案件訴訟活動的技術調查官就案件所涉技術問題履行對技術事實的爭議焦點以及調查范圍、順序、方法等提出建議等職責。
4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 職務科技成果是指執行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和企業等單位的工作任務, 或者主要是利用上述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所完成的科技成果。
5 參見《專利法實施細則》第十二條規定。
6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2003) 二中民初字第9797號。
7 最高人民法院 (2017) 最高法民申5030號。
8 在我國《專利法》第四次修改過程中, 一種觀點即主張在職務發明專利權屬問題方面, 應當適當引入“約定優先”的制度, 以充分地調動職務發明者的積極性和創造性。
9 《著作權法》第十六條規定。
10 參見《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十三條規定。
11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 (2016) 京73民初第303號。
12 參見《合同法》第三百三十條規定。
13 “魏琦與北京富雷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專利權權屬糾紛上訴案”,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2016) 京民終547號。
14 參見《合同法》第三百三十九條規定。
15 參見《合同法》第三百四十一條規定。
16 參見《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十條規定。
17 參見《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進步法》第二十條規定。
18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 (2017) 新23民初59號。

相關熱詞搜索:探討保護重混作品保護模式的作權法律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mzvnnc.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