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危險的人|世界上最危險的人下載

發布時間:2019-10-21 01:10:51 來源: 判裁文書 點擊:

  朱利安·阿桑奇,維基解密創始人,一個令美國政府及各國軍政要員膽寒的人,他外表文靜,內心卻像深淵一樣無法預測,被稱為互聯網上用鍵盤戰斗的切·格瓦拉。如同剝香蕉一般,諸多美國軍事丑聞被他一一揭開,暴露在世人面前。“秘密”的概念已經完全被他顛覆,世界進入解密時代2.0。
  2013年他將公布超過一百萬份解密文件,他將繼續震驚世界。
  第一章 致命引力
  麥格內蒂克島(MagneticIsland)位于澳大利亞昆士蘭州海岸外的東北方,如果不出國境線,應該就是離墨爾本最遠的一個島嶼。島名是當年那位傳奇船長庫克先生起的,他堅信就是這個小島扭曲了自己船上的指南針數據,因而給該島起了意為“磁力”或“吸引力”或者說“魅力”的名字。多年后的今天,這座島嶼具備了一種全新的魅力:既是退休者們頤養天年的地方,也是人們躲避澳大利亞炎熱酷夏時的避暑休假勝地。紛至沓來的還有那些折服于該島的特有美景與寧靜的藝術家,以及縱情山水的游客們。
  1971年,藝人克麗斯蒂·阿桑奇從澳大利亞大陸上的湯斯維爾(Townsville)的地方醫院生了兒子朱利安后就搬到了麥格內蒂克島。湯斯維爾以北昆士蘭首府而著稱,而其實際上也就僅僅是一座鄉村大鎮。最能讓這個地方首府稱道于世的是澳大利亞著名的高爾夫球手格雷格·諾曼曾在這里生活過多年。帶著自己新生嬰兒的克麗斯蒂在去渡船碼頭的路上,一定思索過等在自己和兒子前面的究竟會是一番什么樣的命運。身邊沒有丈夫,母子倆只能相依為命。
  從不循規蹈矩的克麗斯蒂早已習慣于獨自面對一切。在旁人看來,性格“極端固執”的她,與自己親生父親的關系就很不融洽。有一次,為表達自己的不滿和反抗,她還干脆一把火燒了自己的課本。作為一位大學院長的女兒,可想而知,這樣做目的就是要宣示自己的決心,并以此來擴大自己的影響。
  據了解,克麗斯蒂的父親沃倫·霍金斯(Warren Hawkins)在工作中是個嚴格照章辦事的人。在對待家人和孩子上,大概也沒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一個曾經與他共過事的人就認為,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傳統主義者”。性格決定了命運,這對父女真算得上是棋逢對手的冤家,兩人之間的矛盾和沖突就沒斷過。到了20世紀70年代初,十七歲的克麗斯蒂憑借自己的繪畫技能,賺錢買了一部摩托車和一項帳篷,就毅然離家出走了。之后,她加入悉尼的一個反傳統文化的社會圈子。在這個生機蓬勃的圈子里,她愛上了一位名叫約翰·希普頓(John Shipton)的“叛逆青年”,據說,他們是在一次反越戰的集會示威中相識的。然而,這兩位性格都屬叛逆的年輕人,關系也沒持續多久,幾個月后她就帶著身孕獨自回到了北部。多年后,當希普頓再次走進兒子朱利安·阿桑奇的生活中時,身份僅是兒子的支持者。
  就在渡輪轉向東北,駛向那條把澳大利亞大陸和麥格內蒂克島隔開的七公里長的海峽時,克麗斯蒂已為自己和自己懷中的新生嬰兒在這個田園詩般的島嶼上即將度過的第一夜,做好了準備。出發前,她就已經設法在島的南岸離海岸僅數米遠的皮克尼克角(PicnicPoint)租了一棟租金為每周十二美元的獨棟小木屋。
  初降人世的小朱利安,當年生活過的這個地方是一個棕櫚成行的海灣,滄桑的歲月并沒給這里留下多少痕跡。如同被時間膠囊裹住一般,早年澳大利亞特有的寧靜在這里得到了不錯的保持。同樣沒被時間改變的,還有暢通的道路和開闊的街區,這里的街區至今都享受著四分之一英畝的面積。生活在島上的人們也依然過著原有的那份悠閑自得的生活,這就是為什么他們還有足夠的時間和閑情逸致對某些問題不厭其煩地來回爭論,其中最受熱議的就有克麗斯蒂·阿桑奇是否真的射殺了一條膽敢在朱利安床上盤窩筑點的大班蛇。
  即便在朱利安生命最初的幾個月里,克麗斯蒂就已經看出了他的與眾不同。她將圖案復雜的編織圍巾橫掛在兒子的嬰兒車前,讓他觀察,克麗斯蒂說,朱利安迷上了那些圖案,從他的表情上看,在他那幼小的腦海里,那些圖案幾乎就沒有什么好與不好的區別,統統都顯得那么有趣。在離他們母子居住地不遠的文化中心和博物館的留言簿上,人們今天仍可窺見母子二人當年生活的一些原貌。克麗斯蒂用她堅定而優雅的筆跡在留言簿上寫道,她幾乎“每天都穿著比基尼”,并和“我的寶貝,以及其他的母親們在島上完全按土著人的方式生活”。
  母子二人輕松自如地融入了島上的生活環境,他們在海岸附近租到的那所小木屋,也相當幸運地建造得相當結實,承受住了那些不時出現,并以不可阻擋的洶涌之勢不斷撞擊著昆士蘭北部海岸線的一次次熱帶風暴。1971年圣誕節前夕,那場名為“木槿花”的龍卷風以每小時二百多公里的風速呼嘯著從太平洋上撲面而至時,他們的家居然奇跡般地頂住了這場狂風暴雨。而島上其余百分之九十的房屋就沒那么幸運了,不是遭到嚴重損壞,就是被徹底摧毀。
  五年后,克麗斯蒂帶著她年幼的兒子再次返回到麥格內蒂克島時,同去的還有她向人們介紹的,一起生活了三年的“新丈夫”。這位名叫布雷特·阿桑奇(Brett Assange)的藝人是克麗斯蒂的同事。這個三口之家和克麗斯蒂的木偶劇團一起在澳大利亞各地巡演。而在演出之余,他們一家就主要生活在利斯莫爾(Lismore)和阿德萊德山(Adelaide Hills)一帶。這種不停地穿梭于各地的游動生活,讓朱利安在成長的過程中,前后上了為數不少的學校,據他本人講共計有三十七所之多。但他的母親卻說,雖然自己的這個兒子的確是絕項聰明,但也有犯糊涂的時候。事實上,他前后共上了十三所學校。他們一家還曾在麥格內蒂克島北端馬蹄灣(Horseshoe Bay)的一個被廢棄的菠蘿農場租用過一所房子,當時,夫妻二人憑借著大刀的力量,才砍出了一條通向那幢房子正門的通道。
  充滿反叛精神的克麗斯蒂,向來就對正規教育很有看法,她認為正規教育必然會給孩子灌輸對權威的盲目崇拜這類負面的東西。回顧朱利安的整個成長過程,不難看出克麗斯蒂為避免兒子遭受這種負面影響所作的選擇和安排。在學習上,朱利安可以說是一帆風順,沒遇到過什么困難,甚至在八歲的時候就表現出了對數學、哲學非同尋常的興趣。當時,小小年紀的他已經通覽了十多本相關科目的書籍,這樣的表現當然堪稱奇跡。根據他在利斯莫爾的一個遠房親戚被人引述的明顯有失偏頗的說法,“他是一個呆頭呆腦的聰明孩子”。幼年的朱利安,也同樣表現出了對未來人生之路所作的選擇的一些征兆。他的繼父布雷特·阿桑奇回憶說:“他一貫為弱者打抱不平。”這是一個正義感極強的孩子,他認為平等和公平才是應有的待人之道。正是這樣的觀點,讓他對那些“合伙欺負人的行為非常憤怒”。
  朱利安·阿桑奇本人對記憶中的游歷生活是滿意的。他回憶說:“我們走過并游覽了眾多風格迥異、景色不同的地方,可以說生活在一種豐富而多彩的環境之中。”他尤其喜歡鄉村生活,“我過著湯姆·索亞①那樣的日子”。他建造自己的木筏,“被其他男孩偷走后又重新找回來”,他還有過屬于自己的駿馬。他告訴我:“我對自己的這段童年生活非常滿意,毫無怨言。”
  阿桑奇當年在利斯莫爾的學校校長說,他對朱利安·阿桑奇曾是本校的學生并不驚訝。他說:“我們學校致力培養的就是思想自由、精神獨立的人,朱利安恰恰就是這一教育原則的典范。”
  1979年,克麗斯蒂和布雷特·阿桑奇分手后,搬到利斯莫爾,并在那里結識了一位叫基思·漢密爾頓(KeithHamilton)的音樂人。他們生了個兒子,但倆人的這段關系維系到1982年,便以破裂而告終。
  因兒子的撫養權問題,克麗斯蒂與那位音樂人之間發生了一場激烈的爭奪戰。分手后,為求安全,她帶著兩個兒子逃到她的故地麥格內蒂克島。在島上的皮克尼克灣(Picnic Bay),她租了個臨海公寓。那是一套既可俯瞰樓下平坦沙灘,又可清晰地放眼那片蔚藍大海的觀景公寓。然而,母子三人的這段離群索居的寧靜生活并不持久。
  朱利安說自己還記得那時為躲避漢密爾頓的追蹤,他們一家三口“不得不突然搬家”的日子。在隨后長達五年的時間里,克麗斯蒂和她的兩個兒子過起了在澳大利亞城鄉各地東藏西躲的日子。與昔日那段不斷遷徙卻不失快樂的生活相比,這些感受自然就顯得很是不同。那個叫基思·漢密爾頓的人的真實身份旁人至今都不是十分清楚。朱利安說,他自己是在那段東躲西藏的時候得知漢密爾頓的母親叫安妮·漢密爾頓拜恩(Anne Hamiiton-Byrne),是一個臭名昭著的邪教組織的教主。

相關熱詞搜索:的人 世界上 危險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mzvnnc.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