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諾貝爾的故鄉_諾貝爾的故鄉

發布時間:2019-10-21 01:10:11 來源: 判裁文書 點擊:

  因為諾貝爾,因為莫言,我們的瑞典之行陡然間就加重了分量。   瑞典,國名本意為“安寧的王國”,一千多公里的長長國土,從北極圈內伸到北海之濱,攬括了波羅的海西邊數千公里的海岸線。路途遙遠,人口稀少,又聽說次極地風光,無限迷人,而高福利社會,更令人神往,是什么樣的一個神秘地方?
  一
  從上海浦東出發,中午的航班先飛德國法蘭克福,然后一路向西,追著太陽飛了13個小時。
  晚上十點從法蘭克福飛哥德堡,該是漫天夜幕時分,可高緯度地區的夏日,舷窗外還是白晃晃的,漫漫無際的云海,翻騰著變幻著,蔚為壯觀,西邊天際線有條綿延不斷的光影彩帶,橙紅淡黃而柔和明亮,將動態的云海與寧靜的天宇作了明顯分割,那種動靜相宜、虛實相間的美成為語言無法抵達的體驗。
  夜幕終于降臨了。入住瓦拉市已是凌晨了,剛睡了不一會,就被國內來的電話吵醒,見天已大亮,也就起床出門散步。
  瓦拉市在瑞典的中南部,緊靠最大的湖泊,東去波羅的海、南去北海都很近,全市701平方公里,只有15555人,,還沒有我們一個鄉的人口多。市府所在地的維拉鎮4000人,首府僅有國內一個村的規模。
  清晨的瓦拉極為寧靜,舉目四顧,綠綠的原野上,散落著居民的小院落,或紅瓦,或灰瓦,或黑瓦,一律大披水、家家大院落,沒有圍墻,或者用低矮的木柵欄隔一下,純屬象征性的。住家之間相隔很寬,長滿茵茵綠草。住宅的樣式大小不盡一致,一律不見防盜窗,更見不到國內每家安裝著監獄一樣的大鐵門。我們住的賓館為回字形別墅式,很像我們中國北方的四合院,小院里擺著圓桌,還有四五把舒適的涼椅,泡著清茶聊天說話,輕松閑適、身心隨意。
  去市政廳參加洽談會,海倫娜按時來賓館接我們,路不遠,步行過去十來分鐘,沿途是古老的火車站、尖尖的大教堂和古舊的民居,居民公寓房前屋后花紅草綠,院子里零星散布著開滿白花的蘋果樹,樹也許比小鎮更老,鐵骨穹枝、姿態滄桑。靜靜的大街上,行人寥寥;兩旁的行道樹整整齊齊,樹比人多。
  市政廳是幢三層樓,意外的是廣場上升起了中國、瑞典國旗,瓦拉市政府的安排細致而周到。
  主人的介紹開始了,他們的表情像這座城市一樣平靜而顯紳士狀。瑞典王國位于北歐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東南部,面積約45萬平方千米,是北歐最大的國家。海岸線長7624千米。在兩次世界大戰中都宣布中立,1950年5月9日在西方第一個與新中國建交。
  瑞典是一個高福利國家,今日的瑞典更被視為具有社會自由主義傾向和極力追求平等的現代化福利社會,按人口比例計算,瑞典是世界上擁有跨國公司最多的國家,如沃爾沃、薩博、伊萊克斯,都在中國電視廣告中呼風喚雨了三十年,而早年風靡國內的愛立信手機,也是瑞典人造的。
  我們考察的合作項目是留守兒童關愛,在瑞典叫特殊兒童關愛。瓦拉市官方安排了新聞社記者現場采訪。在向記者談及了此行感受的時候,我重點列舉了哥德堡號的例子,那沉入海底的茶葉就是我們老家產的,四百多年后從水里打來上來后,開了壇,香味依然,瑞典人聽得目瞪口呆。
  權威專家考證后作出的結論,沉入海底的茶葉恰恰就是古徽州休寧縣的名茶——松蘿茶。我在此次來歐前去休寧松蘿茶公司,專門參觀了建立不久的茶葉博物館,那些展柜里陳列著極為珍貴的從哥德堡號沉船上打撈出來的松蘿茶,用一個小小的密封的玻璃瓶裝著,它像一個歷史證人,在為我們出訪瑞典提供證據。
  二
  海倫娜·托賽爾女士是瓦拉市負責國際交流的官員,細心周到,待人真誠,與我們同行的翻譯小胡認識好多年,自然就少了些外交的客套拘謹,而多了份朋友間的坦率親切,沒想到,公務結束后她居然邀請我們去她家喝咖啡。
  海倫娜家很近,新建的房子,前后有院子,房子面積很大,周邊綠坪環繞,室內窗明幾凈,客廳、起居室、餐廳,布置得雅致舒適。看墻上掛著一架動物頭骨,海倫娜解釋說,這是去年愛人打獵的成果,打到了一頭大麋鹿,掛著的就是鹿角頭骨,海倫娜笑著說自己不大喜歡,但兩個孩子和丈夫都說好,三比一沒辦法,“我們家里是很民主的”。
  大家隨意地參觀聊天,海倫娜很快從廚房端出了一大盤稱之為“派”的點心,酥松微黃,香味撲鼻,蘸上點調料,更是香甜可口。主人還專門泡上一壺黃山綠茶,說很喜歡黃山茶,綠綠的,好看好喝。瓦拉市首席執行官耶特也趕來參加這次家庭茶座,他說已經十五次到了黃山,大家十分驚訝。
  為了讓我們更多領略瑞典的飲食文化,在瓦拉市的日子里,主人選了不同地點的不同餐館用餐。第一次屬正式晚宴,設在在市區北部的一個叫Lumber_Karle的酒店,二十分鐘車程,沿途是大片大片綠油油的一眼望不到邊的麥田,還有大面積的初開的油菜花,北歐風格的居民點散落其間,高聳的風力發電的巨大風車不緊不慢地緩緩轉動。
  我們到達酒店時,執行官耶特和瓦拉市副市長(在野黨領袖)加布里埃拉女士率負責公共事務、教育事務的官員一行等候在大堂,耶特說,內蘭德市長很期待這次黃山來訪,但他正在西班牙度假,無法出席了。
  席間話題極廣。資料顯示瑞典人90%信奉基督教,但耶特說年輕一代并不真的相信上帝了,去教堂只是傳統的儀式而已,看來這與中國的清明節有點相類似了。雖是我們不太習慣的西餐,但主人精心安排,海魚和意大利冰淇淋很好吃,晚宴話題輕松,氣氛融洽。
  第二次是午餐,我們前往市西南十公里處的老字號,一個叫Baljered的小鎮的SivansOst餐館,這是一個鄉村小餐館,下了主干道,沿著平整的砂石小公路前行,只見幾幢爬滿青藤的小屋,屋后是古木森森的山坡,屋前是一望無際的綠野,好一處世外桃源!
  老店的女主人介紹,這里經營的品牌食品是一種類似奶酪的“乳仡”和火雞。小店創始于1887年,而今店名叫Sivans就是女店主媽媽的名字。這種乳仡味道甜中帶咸,摻入火雞制作的面食確實別有風味,主人說店雖小,但品牌出來了,哥德堡的高官名流也要慕名而來。瑞典物價高,有老牌子的更高,每公斤要300多瑞典克朗。瑞典是一個很有獨立主張的國家,雖然加入了歐盟,但2003年全民公決,決定放棄加入歐元區,保留本國貨幣。瑞典克朗與人民幣比值大約為一比一。   第三次是考察結束前一天的晚餐,在精心安排瓦拉市東南一處名叫MagnusFriden 的農家餐廳,四周依然是茫茫綠野,空氣中溢滿了草味花香,參加的瓦拉人有七位,都是這次考察中認識的瑞典的新朋友,開了香檳和我們國內帶去的瀘州老窖,晚餐上自己取食的草莓藍莓最受喜愛。
  席間主人說,瑞典緯度高達五六十度,夏季特別短,每年六月中旬白天最長的那一天,也就是中國農歷的夏至,這里的日照時間為十八個小時三十八分,這一天瑞典人都要聚會慶祝,祈禱祝愿年年好收成,今天的這個晚宴,就算是提前與黃山朋友一道歡慶分享了。
  酒過三巡,一位女士說,我來唱首歌吧!優美的旋律和真摯的情感,感染著在座的所有人,瑞典朋友們一邊鼓著掌,一邊跟著一起唱了起來。
  三
  感受最深的是,瑞典王國最重視的是文化教育,而不是辦公司掙錢。
  在瓦拉市的幾天里,幼兒園、小學、中學、青少年活動中心,還有音樂廳、圖書館、博物館是我們參觀的主要目標。所到之處,瑞典人對中國文化的興趣超出了我們的想象。
  歐洲第一所孔子學院就是2005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成立的,莫言獲得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在瑞典形成了莫言熱,對莫言的頒獎詞是“用魔幻般的現實主義將民間故事、歷史和現代融為一體”,古老遙遠的東方文化重新被認識。
  1896年63歲的諾貝爾去世,他于前一年立下的遺囑是,將他的部分遺產折合920萬美金設立基金,以其利息分設物理、化學、醫學、文學、和平五種獎金,授予世界各國在這些領域對人類作出重大貢獻的學者。五年后的1901年12月10日,也就是諾貝爾逝世五周年紀念日,頒發了第一次諾貝爾獎,一百多年來諾貝爾獎已經成為公認的頂級世界性獎項,就在離瓦拉市不遠的卡爾斯庫加市,保留著諾貝爾故居紀念館——白樺山莊。
  瓦拉市有六個圖書館,我們參觀了最大的一個中心館,藏書六萬冊。女館長很富態很有風度也很熱情,得知我們來自中國,馬上去書架上拿來兩冊剛剛出版的瑞典文莫言小說《紅高粱》和《生死疲勞》給我們看。瑞典人有著大氣的文化自信,有著海納百川的胸懷,或許這就是瑞典被評為全球最具創新力國家的重要原因。
  記得在第一天的晚宴上,耶特和我聊起莫言,他對我說:“中國的莫言這次得獎了,我很想聽聽您對莫言的評價”。這個話題我始料未及,想了想說,莫言來自中國社會底層,了解中國社會,了解中國文化,他的小說尤其是《生死疲勞》,以荒誕的形式隱喻了一段真實的中國歷史,至于他的獲獎感言《講故事的人》,我個人覺得至少有三點核心內容:自強不息、寬以待人、知恩圖報,這三點也是中國傳統文化所倡導的價值理念,對此耶特很贊同。后來在哥德堡機場耶特趕來為我們送行時,我這才知道耶特還是哥德堡大學教授。
  瓦拉市東臨加勒比海,瓦拉市唯一的博物館,設在一所有百年歷史的小學的地下室,給我們講解的女館長是退休后在這里自愿服務的,瑞典朋友告訴我們,她的兒子就是前任瓦拉市市長。
  說來很巧,兩天前在市政廳廣場,我們就偶然遇到前任市長,高高大大的中年人,有風度有氣質,去年大選沒有連任,現到一個跨國公司擔任高管。他跟翻譯小胡熟,很親熱地站著與中國朋友聊天,不當市長,一樣的淡定從容。
  博物館藏品豐富,教育藏品在陳列中比重很大,瑞典早在1842年就頒布了教育法,古代學校的課桌課椅教具保存完好,墻上懸掛著一百多年來學生與老師的畢業合影。參觀結束時,館長拿出一本紙張發黃的貴賓簽名冊,希望我們能夠簽名作個紀念, 我代表考察團寫了十六字——“珍藏歷史,傳承文化;中西交流,共創未來”,團員們逐個簽名,由翻譯現場譯成英文。讓人驚奇的是簽好后翻看第一頁,最早在這個留言薄上簽名的年份是1923年,整整九十年,我們是第一批來自中國的參觀者。
  四
  生活在瑞典是幸福的。福利涵蓋了教育、醫療、保健、殘疾人、環保、水的提供和凈化各個方面,對青少年教育尤其重視。
  Orsgqrden幼兒園有100名3—5歲的孩子,園長帶我們逐一參觀了音樂、繪畫、手工、游戲等各種功能教室,幼兒的戶外活動時間占了一半,洋娃娃們打著赤腳,在鋪著沙子的室外場地上面嬉戲,搶球、追逐、蕩秋千、走平衡木、騎三輪車……真是快樂的童年。
  迄今已有著九十九年歷史的parkskolan 小學,現有140多個學生,采用小班教學,設施極為完備,室內游泳池、體育館一應俱全。瑞典規定所有11歲學生都必須能夠游泳200米,其中50米仰泳,要能夠處理水下緊急情況。學校對智障學生按需配備老師,每名教師教兩三個、三四個學生不等,也有一對一的,甚至還有兩個老師教一個學生的,獨立小房間單獨授課。
  在小學參觀時,見到了一對來自臺灣的小兄妹,小女孩,烏黑的頭發清秀的臉,看上去八九歲的模樣,隨父母來瑞典不到一年,似乎還沒完全融入瑞典學生中,顯得有些孤單拘謹,看到黑頭發、黃皮膚、講漢語的我們,她明顯地意外和激動,主動從教室后排走過來,小女孩看我們的神情,就像看到自己的親人一般的融洽。小女孩有點靦腆、跟我們說話,輕聲細語,有時只是搖搖頭或點點頭。
  離開小女孩教室后,我們接著去參觀學校其它年級,大約半小時后突然發現,沒想到臺灣小女孩居然一直遠遠跟著我們,欲前還止、欲說還休,與我們難舍難分,看到這一幕真是很感慨,也有些傷感。這時一個男孩跑來找她,原來是小女孩的哥哥,我們停下腳步,與校長一道跟小兄妹照了合影。
  后來才知道,前一天我們和臺灣小兄妹的爸爸見過面,在參觀青少年活動中心時給我們當過瑞典語翻譯。現在瑞典大約13%的人口是外來移民,不過華人很少,現在瑞典也存在著移民與瑞典原居民融合的問題,還有就是高福利政策下政府負擔加重的問題。
  普遍認為,瑞典在社會平等和經濟發達之間找到了平衡。有許多國際知名品牌,如沃爾沃汽車、愛立信電信、伊萊克斯電器、宜家家居等等,各產業占GDP比重是:服務業占了70.5%,工業28%,農業1.5%,是世界上最富裕、科技水平最高的國家之一。與其他西方國家相比,瑞典最富有的人和最貧窮的人都很少,每個人“從搖籃到墳墓”都能享受福利,但現在青年和移民中失業率相對較高,有人批評說,慷慨的福利不利于調動工作積極性與創造性,不少人依賴著瑞典社會全方位的保障體系而庸庸碌碌無所作為,但大多數瑞典人還是愿意維持這一模式。
  海倫娜駕車回城區的路上,一路風景再次震撼著每個人的鏡頭,公路上沒有行道樹沒有電線桿,坐在車上可盡情拍攝,高緯度的陽光很強烈,就連云彩也是透明的,藍天白云下,一望無際的平原浩瀚而深邃,白樺樹一類的古樹林片片叢叢,一路綿延,有時會在林旁或林間,看到露出的幾棟紅墻黑瓦,或者白墻紅瓦的民居;有時偌大的曠野中,會孤零零地矗立著一棵大樹,鶴立雞群般在清風中搖曳。有意思的是,所有奔馳在公路上的車子,哪怕大太陽也都開著車燈,一問才知瑞典1977年頒布一項法令,要求白天開燈行車,專家說人眼睛對晃動的燈光特別敏感,白天開燈有利于行車安全。實施后事故果然大降。
  短暫的瑞典之行結束了,海倫娜開車送我們前往哥德堡機場,瑞典是一個男女最平等的國家,婦女在社會承上擔著重要角色,接待我們的海倫娜非常精干,也非常辛苦,到達哥德堡時,首席執行官耶特已等在機場為我們送行。依依惜別之際,瑞典的國家形象和美麗風光早已在我們腦海中定格,并在后來的歲月了成為一種牢不可破的記憶。
  責任編輯 江 聲

相關熱詞搜索:諾貝爾 故鄉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mzvnnc.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