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監會新帥的考驗|借新還舊銀監會42號文

發布時間:2019-01-23 01:21:33 來源: 判裁文書 點擊:

  期待三大金融監管部門新帥“新官上任三把火”或許還早了一點。新的變化可能會有,但無論從國際、國內形勢,還是這幾位新帥在原崗位上的“執政風格”來看,“俯臥撐”或“后空翻”式的政策大動作都不太可能在年內發生
  
  2011年年初以來,銀監會一直提示境內商業銀行要嚴格防范五大類風險,包括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貸款風險、房地產業貸款風險、流動性風險、國別風險、單一行業客戶集中度風險,這種警示信號直到今年召開第二次經濟金融形勢通報會議時還是非常明確、態度堅定、初見成效的。然而近來,外部傳聞似乎有一點風向轉變的感覺。
  此間的一個重要背景是,國內三大金融監管部門近期都換了新帥,有人期待“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新政。但這種期待或許還早了一點,新的變化可能會有,但無論從國際、國內形勢,還是這幾位新帥在原崗位上的“執政風格”來看,“俯臥撐”或“后空翻”式的政策大動作都不太可能在短期內發生,也不會離開“十二五”規劃的主調。就銀行業來說,監管還面臨著相當多的難題和考驗。
  
   如何理解“微調”含義
  最近國務院負責人提出要對一些政策進行“微調”,于是有人似乎感覺宏觀調控會有所松動。筆者認為,這可能是誤解,因為他所強調的當前首要目標還是要控制通脹。如果對自2010年下半年以來實行的宏調政策特別是穩健貨幣政策“松綁”,讓房產限購限貸、地方融資平臺貸款、地方財政債務擴張等又恢復到前兩年的水平,物價肯定又會“翹”上去。因此“微調”只是針對小微企業的融資貸款等,要求商業銀行予以真心支持;在總量、比例、速度上都要比過去有能見實效、能得民心、能取合理收益、能防住預期風險的可持續增長――包括對保障性住房的信貸支持也是如此。
  在對小微企業定向寬松方面,監管部門應及早立法,鼓勵各級銀行依法按照市場規則來發展、穩定市場經濟。同時,支持小企業解決融資困難的問題,一定要做到銀企雙向結合,有法可依。包括大型銀行在內的商業銀行,要把支持小企業融資作為本分,作為新的利潤增長點,一定要把資金貸給那些以做實業、做主業為己任,能擴大社會就業的小企業;而不能選錯對象,貸款給那些掛著小企業招牌而不務正業,甚至將銀行融資變相轉發民間高利貸以從中套利的企業。銀行融資變相為民間高利貸這一問題,在溫州等地比較普遍。對此,銀行再不能“助紂為虐”或“跟風起舞”。而小企業本身也要自重、自律,無論對政府監管,還是對銀行、市場、客戶、消費者,都不能褻瀆誠信道德原則而“坑、蒙、拐、騙、拖、逃”,否則終究會被市場拋棄。
  
  平臺貸風險管理能否放松
  此前監管層曾釋放出過信號,對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到期的貸款本息不能展期和貸新還舊”。這對鞭策商業銀行加強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貸款管理原本頗有警示力,可避免平臺貸繼續在社會上東游西逛甚至惹是生非,同時對降低銀行和地方政府的長期風險,也是非常有效的硬約束。
  據說近來這一禁令可能松口:“對原有期限安排不合理的貸款,在其滿足抵押擔保模式、合同補證到位等條件以后,根據現金流與還本付息的實際匹配情況,經批準可以適當延長還款期限或展期一次。”若此說法為真,筆者則不敢恭維。
  如果真這樣做,一來會毀損宏觀審慎監管的權威性,二來執行的隨意性會大大增加。什么叫“原有期限安排不合理”?上市商業銀行在發放地方政府平臺貸款前都是與平臺公司反復溝通并盡職調查,貸款期限都是客戶自主提出,經銀行、客戶公平協商后確定的,而且有的貸款在此前就已展期或貸新還舊了。根據實際經驗,只要政策松動一個小口子,就會在執行中被放大若干倍以致一發不可收拾。對平臺貸款的期限一旦放水,就有可能花樣百出,覆水難收。第三,“滿足抵押擔保模式、合同補證到位”等約束條件有可能落空。因為從2010年6月份起就一直在要求銀行與平臺公司、地方政府做這類工作。時隔一年多了,如果能補救早就做成了,如果做不成再提什么寬限期或寬松條件都只能是一個“畫餅”。最后,“經批準”的權限歸誰,是監管部門還是銀行的總行或哪一級銀行發放的貸款由哪一級銀行批準?但這類權限若完全上收到總行不現實,因為申請展期或貸新還舊的平臺公司會絡繹不絕,而如果就在發放貸款的分行或支行審批,大多數情況都會“放水”,因為誰都不愿意在自己手上把風險直接暴露出來,能緩幾年算幾年,但代價是風險的“雪球”會越滾越大,甚至大到不能融化。而如果交到銀行監管部門去審批,會有違監管職責,造成監管越位或錯位。同時,不管由誰批準,都要防止利用審批權限尋租,又會增加新的管理成本。
  
  應對房價下跌風險能力是否被高估
  此前,銀監會前主要負責同志表示,對國內房地產市場的價格,若降低40%也不會對我國銀行業貸款帶來不能承受的風險。這方面的說法其實一直存在。但在筆者看來,不宜高估銀行應對房價下跌的抗風險能力。
  國務院及發改委、財政部、央行、銀監會等多個部門這幾年一直都在采取措施控制房地產價格的無序持續上漲,但效果似乎并不明顯。主要原因在于有一些對沖力量。不過,經過近一年多的持續調控,現在大中城市的房價基本未降或略有小幅松動的跡象,有些銀行的房地產不良貸款便已露出“一降雙升”的苗頭(即房地產貸款總量不增或略降,但房地產不良貸款額和不良貸款率都上升了)。目前,中小房企確實是生存堪憂,大型房企也在四處求援、高價融資或低價出售資產,這也正是宏觀調控政策預期中的效果。
  有鑒于此,無論是銀行監管部門或商業銀行,都應該有坦然接受房地產貸款風險擴大的精神準備和物質準備,因為不管冒出來多少房地產不良貸款,都是商業銀行前幾年冒進信貸政策播的種、下的蛋,監管部門不能朝令夕改,商業銀行不能束手無策,房地產企業更不能怨天尤人。而那些熱衷于投機炒房、投資謀利的炒家們也要心安理得地接受現實,畢竟有些吃下去消化不了的東西還是吐出來比較輕松自在一些。為了不讓美國式“次貸”危機在我國重現,我們還是堅定地把房地產泡沫早點擠癟為好。
  
  “影子銀行”是否要系統整治
  截至9月末,各家銀行的存款增長都大大不如往年,且有些數字還是通過高息手段臨時拼湊上來的,過了季末時點又會下行。一個比較明顯的現象是,銀行大量存款的流出都轉移到了各類“影子銀行”的口袋里,如理財產品、民間借貸、委托貸款、擔保租賃、典當行、網絡借貸等。這種現象之所以越來越風行,規模越搞越大,除了利字當頭的許多不良企業敢于冒險外,主要原因還有我國對“影子銀行”缺乏統一認識,更缺乏明確的監管規范政策。因為缺乏嚴格、務實、統一的監管,對“影子銀行”的規模究竟有多大,目前還缺乏一個權威統計數字。有的說估計在10萬億元左右,有的認為更高。但不管數字多大,其對經濟、金融特別是對銀行的沖擊是很嚴重的,也是誘發系統性風險的一個重要來源。
  有人分析“影子銀行”既存在多頭監管現象,也存在監管盲區空白。比如融資擔保機構由銀監會監管,金融租賃公司由銀監會監管,但非金融租賃公司由商務部監管,其他擔保公司、典當行等則由工商局注冊收費,幾乎無力監管;還有小額貸款公司由地方金融辦監管,民間借貸、網絡借貸等則無人監管也缺乏監管依據……這種局面如繼續無序發展下去,就很可能釀出類似20世紀90年代的農村基金會系統性風險。這是中國金融界不應接受也不能接受的重大風險。
  建議監管部門應在這方面加強統一研究,及早制定對策,把目前的口頭警示或領導講話,以及零零散散、“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管治措施系統化、規范化、法制化、統一化。只有這樣,我國銀行業的健康肌體才能避免被侵蝕,影子銀行的系統性風險才可能會遠離我們而去。

相關熱詞搜索:新帥 考驗 銀監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mzvnnc.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