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調工程失敗了嗎 南水北調:下一個三峽?

發布時間:2019-02-07 01:19:56 來源: 法律咨詢 點擊:

  南水北調工程,是中國政府在征服自然方面最雄心勃勃的項目。在中國官員承認三峽工程存在“亟待解決的問題”后,無獨有偶,南水北調工程也越來越陷入對其造價以及環境影響的擔憂之中。
  
  中國,丹江口,一場長期的干旱正在啃噬著農田。
  被稱為中華民族搖籃的黃河嚴重污染,已不再能提供飲用水,而巨型城市的快速發展已耗盡了需要數千年才能被填補的地下水。
  毫無例外的是,中國政府歷來有宏大而昂貴的解決方案:從數百英里外另一條中國大河――長江,每年調至少6000億加侖的水,解決華北平原及其4.4億民眾用水需求。
  這個工程就是南水北調,是中國政府在征服自然方面最雄心勃勃的項目,就好比輸送密西西比河的水滿足波士頓、紐約和華盛頓的飲水需求。這項造價為620億美元的工程是三峽大壩工程造價的兩倍。中國官員上月承認三峽工程存在“亟待解決的問題”后,無獨有偶,南水北調工程也越來越陷入對其造價、環境影響的擔憂之中。
  在長江遭受50年一遇的大旱時,將珍貴的水引到北方的工程成本是驚人的――中線從湖北省這座巨型水庫開始,蜿蜒到北京800英里,沿線有35萬村民要重新安置,為輸水渠道讓路。許多人現在正被安置在遠離家鄉的地區,劃給較差的農田。
  中國一些科學家認為調水將使南方河流的生態惡化,使其變得與黃河一樣境況堪憂。他們說,政府忽視相應的影響研究。這種工程在美國具有先例,20世紀初為建設洛杉磯,讓歐文斯河改道,結果破壞了加州的湖泊。
  北京、天津以南省份的官員私下對這項工程表示反對,并在水的定價以及補償方面討價還價;2008年9月以來河北省4座水庫向北京輸送7.75億立方米(2050億加侖)作為中線的“緊急”補充,缺水的河北省的中級官員對此表示不滿。
  調水工程于20世紀50年代開始研究。毛當時說過“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點用”。之后,研究便開始了。
  在一個長年受到嚴重水旱災以及由此引起的農民反叛的國度里,對水資源的控制一直是中國統治者的重要方面,尤其是通過諸如大運河或都江堰灌溉系統這樣大型水利工程。
  據亞洲自由電臺報道,去年11月連續3天,潛江市成千上萬移居區的居民封堵道路,抗議建造的房子質量低劣,抗議不兌現承諾的補償。官員們命令警察驅散集會,造成沖突、受傷和逮捕。
  與工程更大的后遺癥相比,強迫移居相形見絀。
  武漢的地理專家杜先生說:“在更大的范圍該工程將對環境、生態、經濟和社會造成什么樣的影響,我們覺得很難確定。”杜先生小心翼翼地又說,他自己并不完全反對這項工程。
  在中國科學院院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杜先生和另外兩位作者估計南水北調工程將大幅度減少漢江中下游的流量,“對水污染防治和生態保護造成困難局面。”雖然這份研究早在2006年就發表了,但政府并沒有改變原來的計劃
  中央政府的計劃官員根據20世紀50年代到90年代漢江的流量為依據確定要調出的水量;從那時起,部分地因為長期干旱的原因,流量已經下降,但計劃人員卻沒有作任何調整,調出的水量超過全年流量的三分之一,“這樣將對河流產生巨大的破壞作用。”
  漢江已經在面對巨大的挑戰――各類工業正在排放越來越多的污染物,許多公司在挖沙以滿足附近城市的施工要求,河上藻類瘋長。向北京調水將加重這些壓力。“如果水質得不到有效改善,水生動物的數量將進一步銳減”。
  除了生態外,政治上存在明顯的沖突。湖北的官員一直與北京的官員就補償問題在不斷談判。20世紀90年代,中央政府提議幫助湖北省建設時值5000萬美元的一攬子工程項目。經過多輪談判,現在對輔助水利項目的金額達到10億美元。
  北方的需求是不會減少的。去年10月《中國日報》發表中國人民大學人口發展學者侯東民的一篇文章,文中說人口從鄉村遷出意味著北京市的人口將每兩年增加100萬。“隨著水資源的日益減少,北京無法承擔更多的人口。”
  北京市平均每人可使用的水只有大約100立方米,合2.6萬加侖。根據聯合國接受的標準,平均每人水占有量1000立方米(或26萬加侖)就意味著長年水短缺,而北京只有這個數值的十分之一。
  城市規劃官員看到的北京將是到處有高爾夫球場、游泳池,附近還有滑雪場。這是西方設定的模式。
  “我們不要用輸水的辦法來滿足城市日益增長的需要,而應該根據水資源擁有的情況來確定城市的大小,”王先生說,“人們對發展的欲望是沒有止境的。”
  
  來源:《紐約時報》2011年6月3日
  編譯:嚴格

相關熱詞搜索:南水北調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mzvnnc.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