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有繼承關系的公民在同一事件中死亡 繼承順序以及死亡 后債務承擔問題

發布時間:2020-05-30 16:27:01 來源: 法律論文 點擊:

摘 要: 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和社會發展的需要, 人工智能已經成為迎接新時代的科技成果, 民眾對其發展的關注度居高不下, 所帶來的社會問題也引起廣泛議論, 特別是在知識產權法律框架保護下的爭論仍未達成一致。人工智能的出現對現今社會的倫理標準、社會秩序、法律制度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本文從人工智能技術發展的初衷論起, 分析人工智能對知識產權法律保護的挑戰。
 
關鍵詞: 人工智能; 知識產權法律保護; 挑戰;
 
近些年來人工智能的發展突飛猛進,不僅在高科技領域應用廣泛,也逐漸進入了民眾日常生活之中,影響著社會的方方面面,在給民眾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引起了全社會各方面對人工智能所給予的知識產權制度新的挑戰的關注。在我國,人工智能已經進入國家層面,十九大報告中對人工智能也有所回應。為此,必須在人工智能發展和知識產權保護兩方面尋找平衡點,以推進兩者的共同發展。
 
一、人工智能主體資格認定的挑戰
 
在普通人看來,人工智能的發展就是在既提高生產生活效率的同時,減少人類的實際操作,甚至是機器人來替代人類部分生產勞動。隨著人工智能的快速發展,有專家預測:到21世紀中葉,非生物智能將會比今天人類智慧高出10億倍。也正是這種預測和未來人工智能的發展趨勢,使得越來越多的人在討論是否給予人工智能以法律主體資格。2017年,沙特阿拉伯授予香港漢森機器人公司生產的機器人索菲亞公民身份,這是人類歷史上首個獲得公民身份的機器人。目前,知識產權界對人工智能的主體資格有贊成,也有反對,但不論怎樣,人工智能再怎么發展,也應該服務于人類發展要求,更不能挑戰人類社會體系及制度的根基。
 
二、人工智能所產產品認定的挑戰
 
人工智能的發展不僅是對人工智能的創新,也是對人工智能所產產品的利用,包括在寫作、神經網絡等方面,已經進入了一個嘗試期。人工智能生成的產品的知識產權該如何界定,也是知識產權界廣泛討論的話題。此外,人工智能自身涉及到的專利權問題,主要是使用他人的專利技術、外觀設計,或者生成的技術與他人的在先專利相同或者等同是否構成侵權的問題。同時也是人工智能自身涉及到的商業秘密問題。因為在人工智能的生產過程中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信息,那么其中的商業秘密該怎么保護?人工智能自身涉及到的個人隱私信息,人工智能搜集到的這么多信息,會不會涉及到公民的隱私、侵犯到隱私以及把它當成“人”的時候,那么它自己是否有隱私呢?這都是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發展所帶來的擔心和值得討論的話題。
 
三、人工智能背景下,知識產權法律制度的完善
 
(一)適應新形勢,適應人工智能時代的法律價值觀
 
人工智能是大勢所趨,我們無法阻擋,人工智能的發展隨著人類技術的進步而深入,最終還是要為人類服務。我們不能一味地如臨大敵般去認識人工智能,傳統的哲學觀念有其自身的歷史局限性和理論困境。由此,我們要樹立新的安全價值觀念,這也是人工智能法律的核心價值,要統籌處理好促進發展與風險防范的關系、倫理約束與法律調整的關系、法律控制與技術規則的關系,進一步創新和發展人工智能時代知識產權法的價值觀念,為人工智能知識產權的立法和司法提供更加扎實的理論基礎,擁抱人工智能時代。
 
 
人工智能時代知識產權法律制度完善探究
 
 
(二)完善新制度,科學制定人工智能時代的產權保護制度
 
人工智能時代的產權保護制度不僅要著眼當下,更要放眼未來。當前,針對人工智能的“算法”、“數據”的專利保護要逐步開放,搭建通用版權、競爭與限用版權、競爭的保護平臺,全面規范和激勵大數據相關產業的發展。未來,人工智能必將發揮更大作用,機器人將會大量參與社會實踐,要加強對機器人為代表的人工智能的權屬管理,誰使用誰負責誰管理,理清版權人制度,避免缺失版權人的現象。索薇婭取得了公民身份,這絕對不是唯一一個,要順應時代潮流,對人工智能的虛擬人格加以法律確認。這不同于人類社會的實體法律,虛擬法律在人工智能發展方面將發揮積極作用,將人工智能的產權與人類產權進行明確,比如人工智能產生的文學作品,可以將其歸屬為人工智能,實際上文學作品產生的經濟利益可由人工智能的管理者、使用者等進行解決,最終還是要將人工智能歸結于人類使用的方面,不可將人工智能與人類進行分割、對立。虛擬法律可以成為人類實體法律的補充完善,要服務、服從于實體法律,進而厘清人工智能在人類社會中的權利義務,保證人類的相關權益,也正是保護人工智能即保護人類的知識產權。
 
結束語:
 
知識產權制度的生命力久經考驗,技術革命、科學技術的發展會給知識產權帶來一定的影響。隨著人工智能的快速發展,我們要做的就是結合最新的發展形勢,本著服務人類的生存、繁衍、發展的價值觀念,以人工智能為時代背景,制定完善可持續滿足的使用制度,特別是人工智能知識產權主體制度、授權使用制度、算法與數據保護制度等,從而推動人工智能的高校發展。
 
參考文獻
 
[1]吳漢東, 張平, 張曉津.人工智能對知識產權法律保護的挑戰[J].中國法律評論, 2018, (02) :1-24.
[2] 佚名.人工智能對知識產權法的挑戰[J].中共浙江省委黨校學報, 2018, 34 (05) :120-128.
[3]楊長青.基于人工智能的企業知識產權管理規范支撐技術研究[J].中國發明與專利, 2018, (02) :83-85.

相關熱詞搜索:互有繼承關系的公民在同一事件中死亡 繼承順序以及死亡后債務承擔問題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mzvnnc.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