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宗教 人為什么要有信仰

發布時間:2019-10-21 01:10:47 來源: 法律論文 點擊:

  本書介紹了世界七大宗教傳統,包括印度教、佛教、儒家、道家、伊斯蘭教、猶太教、基督教以及各種原初宗教。   作者透過個人的觀察,以理性與感性、傳統與現實的態度,以及深入淺出的語言,把世界宗教的智慧傳達給大眾。
  書中匯集了作者三十余年教學與研究的新成果,特別是在對兩性觀點與語言的運用、各宗教的內在層面分析,以及藏傳佛教、蘇菲教派與歷史上的耶穌等方面做了詳細述說。
  人們真正要什么?
  “到了某個時候,”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寫道,“人們甚至于會問莎士比亞,會問貝多芬,難道就是如此而已嗎?”
  很難想到一個句子能夠比這更正確地說明印度教對世界的態度了。世界所提供的其實并不差。大致來說是好的。有些還好得足以支配我們的熱情好多世呢!但是,最終每一個人都會跟西蒙·威爾(Simone Weil)一樣明白到“這底下并沒有真正的善,這個世界中每一樁表面上看起來是善的都不過是有限的東西,有限制、會耗盡,一旦被耗盡了,必然性就赤裸地暴露無遺了”。到了這個地步,我們會發現自己在問:世界所能提供最好的東西,“就是如此而已嗎?”
  這一刻正是印度教所等待的。只要人們滿足于享樂、成功或服務所帶來的一切,印度教圣者除了提供一些如何能更有效地去執行的意見以外,是多半不會去打擾他們的。當這一切喪失原有的魅力,而一個人發現自己還在盼望生命提供更多東西時,人生的轉折點出現了。生命究竟是否擁有更多的東西,大概是比任何別的問題更尖銳地區分了人們。
  印度教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毫不含混的。生命還有其他的可能性。要明白這些可能性我們必須回到人們要什么的這個問題上。到目前為止,印度教會說,我們對這個問題回答得太膚淺了。享樂、成功和責任從來就不是人類的最終目的。它們頂多不過是假定能帶領我們朝我們想要走的方向前進的工具罷了。我們真正要的東西是埋在更深的層次中的。
  首先,我們要“存在”。任何人都想要存在,而不想要不存在。正常情形下,沒有人要死亡。一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通訊員,描述一間屋子中有35名飛行員,被派去執行一項只有四分之一的人能生還的轟炸任務時的那種氣氛。那位通訊員所感到的是,那些人并不是那么害怕,而是“他們很不愿意放棄未來”。印度教說我們都是有這種情懷的。沒有人會快樂地接受我們在未來會沒有份的想法。
  其次,我們要“知道”。無論是科學家研究自然的秘密,一個普通的家庭看晚間新聞,或是鄰居們探聽當地的閑話,我們都是無饜足地好奇。實驗證明連猴子都會為了想知道活門那邊是什么東西,比為了食物或性事而愿意工作更長的時間。
  第三件人們要追求的是“妙樂”,那種相對于挫折、徒勞無功和厭倦的感覺。
  這些是人們真正所要的。如果我們要完成印度教的答案,還應該加上說他們無止境地要這些東西。人性一個很顯著的特征就是有能力想象那沒有限制的東西:“無限”。這種能力影響著人類全部生命,正如基里科(de chirico)的繪畫《對無限的鄉愁》所深刻暗示的那樣。只要提出任何好的東西,我們就能想到更多的,結果我們就要得更多。醫學已經倍增人的壽命,但是能活一倍長的時間是否使人們比較樂意死呢?那么,要說明整個真相,我們必須說,人真正要的是無限的存在、無限的知識和無限的妙樂。他們可能會接受少一點,但是真正要的就是這么多。如果用一個詞來總結的話,人真正要的就是“解脫”——要擺脫那拘束我們的有限性,達到我們的心靈真正欲求的無限的存在、知識和妙樂。
  享樂、成功、責任和解放——我們完成了人以為他所要的以及他實際所要的整個圈子。這就把我們帶回到開始省察印度教時那令人驚訝的結論。人們所最想要的,他們可以得到。無限存在、無限覺知以及無限妙樂都在他們能力所及的范圍。這樣還不算,最驚人的宣布還在后面。印度教說,這些好東西不僅僅是人們能力所及,事實上人們已經擁有了它們。
  究竟人是什么?身體嗎?當然,不過還有別的嗎?還有人格,它包括心智、記憶和從獨特的生命經驗軌道衍生出來的習性。這個也是,但是還有別的嗎?有人會說沒有了。印度教則不同意。隱藏在人的自我與活力之下是一個存在儲藏庫,它永遠不死、永不枯竭,并且在意識與妙樂上皆無限制。每一生命中這一無限的中心,這隱藏的自我或“大我”,其實無異于“梵天”或真神。身體、人格和梵我——一個人的自我是要注意到這三樣才算是全部說清楚了。
  但是如果這樣沒錯,我們的存在真的無限嗎?為什么看起來并不那么明顯呢?為什么我們的行為并不照著做呢?“我今天并不特別覺得無限”,人們可能會立即說,“還有我的鄰居——我沒有覺察到他的行為有什么像神一樣。”印度教所假定的,怎么經得起每天報紙新聞的驗證呢?
  印度教說,答案是埋藏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永恒,可是這種永恒被幾乎無法穿透的表面自我所遮蔽,那一大團眼花繚亂的事物、虛偽的臆測與自我關注的本能。一盞燈可以覆滿灰塵泥土,幾乎完全把光芒蓋住了。生命向人之自我所提出的問題,是要清理它存在的浮渣,使它那無限的中心可以完全透顯出來。

相關熱詞搜索:宗教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mzvnnc.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