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腦控立法死刑 立法司法共舉改革死刑

發布時間:2019-04-03 01:29:14 來源: 法律常識 點擊:

  中國的死刑制度正面臨較大規模的改革。按照全國人大立法規劃,《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下稱《草案》)有望在2010年12月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上繼續審議。上會初審的《草案》取消了13個經濟性非暴力犯罪的死刑,占死刑罪名總數的19.1%。與死罪的減少相適應,《草案》還調整了包括假釋、減刑制度在內的刑罰體制。
  如何認識死刑的社會功能?如何落實“少殺、慎殺”的死刑政策?如何將寬嚴相濟的刑事司法政策引入立法?《財經》雜志約請在任期內收回死刑復核權的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長肖揚撰文,分享關于死刑制度改革的真知灼見。
  ――編者
  
  “保留死刑,嚴格控制死刑,慎重適用死刑”和“少殺慎殺”是中國死刑政策的核心內容。根據黨中央的指示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修訂《人民法院組織法》的決定,最高人民法院于2007年1月1日統一行使死刑核準權。而2010年,又有一系列措施推出。
  今年初,最高人民法院印發了《關于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見》,其中重要的一條,就是要求各級法院要準確理解并嚴格執行、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的政策;7月,《關于辦理死刑案件審查判斷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和《關于辦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正式發布實施,對辦理刑事案件特別是死刑案件提出了更高、更嚴的要求;不久前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并面向全社會征求意見的《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下稱《草案》),建議取消13個經濟性非暴力犯罪的死刑,力圖從立法層面減少近五分之一的死刑罪名。
  上述措施,體現了立法、司法機構貫徹和落實中國有關死刑政策以及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決心。早在1948年1月18日,毛澤東同志就曾明確指出,“必須堅持少殺,嚴禁亂殺”。1951年5月,他又再次強調:“凡介在可殺可不殺之間的人一定不要殺,如果殺了就是犯錯誤。”對此,董必武、彭真等其他老一輩革命家都有過精辟的論述。
  記得在2005年5月19日,胡錦濤同志主持會議,聽取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統一行使死刑案件核準權問題的報告,“保留死刑,嚴格控制死刑,慎重適用死刑”和“少殺慎殺”的刑事政策再次載入中央文件。今年,立法、司法機關共同采取的有效措施,應該說都體現和貫徹了中央一貫的死刑政策。
  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復核權,根本目的就是要在程序上確保死刑案件審判質量,統一死刑裁判標準,真正做到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體現法治文明以及對人權的保護。
  但應該看到,司法控制死刑有其局限性,必須要在法律規定的框架內施行。2005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組織法學界的權威專家參加關于死刑復核權收回的座談會,會上有專家就提出了“少殺長判”的建議,認為除了要在司法程序上嚴格把關,還應從立法上減少適用死刑的罪名。今年提交討論的《草案》針對的就是“死刑過重,生刑過輕”的問題,體現了從司法控制走向立法控制的趨勢。
  討論控制死刑的問題往往與“貪官免死”的敏感話題聯系在一起。在2006年“兩會”期間,就有代表提交修改刑法的議案,提出對貪污、受賄等貪利犯罪應該逐步廢除死刑。當時,我就作出回應:廢除貪污賄賂犯罪死刑與中國當前的國情尚不符合,在短期內不可能實現,而且這涉及立法均衡問題,如果盜竊等犯罪還存在死刑,那么貪污賄賂犯罪自然就要遵循“舉輕明重”的規則。
  當然,這次《草案》與這個敏感話題并無牽涉,建議取消死刑的13個經濟犯罪都是近年來發案率較低,而且在司法實踐中很少適用或基本未適用過的死刑罪名。我個人覺得,對這些罪名進行清理,并加以立法規范,確實非常必要,意義重大。
  死刑控制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政治問題和法律問題,既不能脫離中國的國情,也要承擔中國的國際義務,在今后仍有考慮的空間。要通過立法和司法共同作用,切實地貫徹“保留死刑,嚴格控制死刑,慎重適用死刑”和“少殺慎殺”的刑事政策
  作者為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長。本文節選自《中國法治:盤點與思考》一文,全文見即將出版的《財經》年刊

相關熱詞搜索:死刑 立法 司法 改革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mzvnnc.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