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選集》海外版本的新發現:毛選第五卷1977價值

發布時間:2019-04-21 01:37:52 來源: 案例分析 點擊:

  《毛澤東選集》既是毛澤東思想的重要載體,也是毛澤東思想的集中展現;既是對20世紀的中國影響最大的書籍之一,也是對當時世界影響巨大的經典著作。認真研究掌握《毛澤東選集》海外出版的情況,對于了解毛澤東思想在全世界的傳播與影響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對《毛澤東選集》海外版本的梳理
  在新中國成立之前,國內出版的《毛澤東選集》版本較多。而在新中國成立之后,經過毛澤東親自審定,《毛澤東選集》版本體例趨向一致。但在海外,從上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毛澤東選集》的不同版本大量出現。據不完全統計,先后有30多個國家出版了六七十個版本的《毛澤東選集》。在海外,日本是出版《毛澤東選集》最多的國家,版本竟有10個左右。意大利出版了至少5個版本。出版《毛澤東選集》兩個版本以上的國家還有:蘇聯、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緬甸、印度、希臘、東德、敘利亞、冰島、巴西、瑞典等。
  在海外《毛澤東選集》的出版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根據國內《毛澤東選集》一至三卷譯出的,并將其中的第二卷一分為二,共分為四卷出版。更多的是根據當時當地的需要自行編排,卷數不等,少則一兩卷,多則十余卷。
  眾所周知,任何一種版本、文字的《毛澤東選集》的出版,都受到了廣泛歡迎。這些海外版的《毛澤東選集》,對于傳播毛澤東思想發揮了巨大作用。
  關于《毛澤東選集》海外版本的新發現
  對于海外版的《毛澤東選集》,《毛澤東著作版本述錄與考證》(1995年5月海南國際新聞出版中心出版,施金炎主編,以下簡稱《述錄》)一書提供的信息被公認為是比較系統、完整、全面的。如以此書的出版時間為坐標起點,那些未收入此書中的版本就可以被視為是一種新的發現。十幾年來,《毛澤東選集》海外版本新發現的情況大略如下:
  (一)關于出版國家(或地區)的新發現。主要有以下幾種。
  1.西班牙版。1974年,西班牙馬德里出版了一套《毛澤東選集》,僅見一至二卷,收入文章至1941年。32開,兩卷共870頁。平裝,封面有毛澤東頭像。
  2.土耳其版。共三種。一是1970年出版《毛澤東選集》第一卷,共3冊,32開,封面顏色分紅、黃兩色。二是1976年初版之后又多次再版的《毛澤東選集》第一至第六冊,32開,每冊封面上都有毛澤東不同時期的照片。三是1976年至1978年陸續出版的《毛澤東選集》第一至第五冊,每冊封面都有毛澤東頭像,封皮顏色都不相同。
  3.南斯拉夫。1957年貝爾格萊德出版《毛澤東選集》第1卷,塞爾維亞語,32開本,布面精裝,547頁。書后附中國地圖與中國革命形勢地圖各1幅。后因中、南關系發生重大變化,這套《毛澤東選集》僅出版第1卷。
  4.香港。1968年7月出版一卷本《毛澤東選集》,64開,紅色塑皮套裝,由香港三聯書店出版發行。
  (二)關于新的版本的發現。出版國別與地區的發現,意味著新版本的發現。除此之外,在原來已知的出版國家中還發現與以往不同的版本。
  1.日本1946年出版的《毛澤東選集》,原計劃出版5卷,于劉躍進所著《毛澤東著作版本導論》中僅存目錄,目前只發現了1946年6月1日出版的《毛澤東選集(三)》,僅收入《新民主主義論》,以及1946年9月10日出版的《毛澤東選集(一)》僅收入《論持久戰》,均為32開本。
  2.美國1962年版《毛澤東選集》一卷本,小32開,封面印有毛澤東在延安時期的照片。
  3.越南1960年出版《毛澤東選集》第一卷,32開,495頁,封面封底橘黃色。新發現的越南版《毛澤東選集》還有1966年出版的第四卷,1968年出版的第二卷。
  4.古巴1963年2月出版了西班牙文《毛澤東選集》第四卷。
  5.1977年9月,美國出版了英文版《毛澤東選集》第五卷。
  (三)關于版本卷冊的新發現。因各種原因,一些圖書館僅僅收藏到了《毛澤東選集》某些海外版本的散本,所以《述錄》中記錄不全。如美國國際出版社1954~1956年出版的《毛澤東選集》,原記錄為第一至第四卷,精裝。現已發現第一至第五卷,精裝,各冊書衣顏色均不相同,共分五種。其中第五卷收入毛澤東1945年~1949年的著作,459頁。第一至第五卷共1,699頁。新發現的還有1963年~1967年瑞典出版的完整的《毛澤東選集》第一至第四卷,以及1953年~1954年保加利亞出版的《毛澤東選集》第一至第四卷,彌補了原先僅見散本的不足。
  (四)關于版本要素的新發現。盡管《述錄》的作者們下了很大功夫,得到了北京圖書館、中國版本圖書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圖書館、中宣部圖書館、中國人民大學圖書館,以及遼寧省圖書館、湖南省圖書館、韶山毛澤東圖書館等單位的支持,并對《毛澤東選集》各種版本逐一核實,但由于時間與條件限制,一些版本無從查考,只能照錄資料,其版本要素描述不夠詳盡。近年來的發現,彌補了這方面的部分缺項。如羅馬尼亞政治書籍出版社,1953年~1957年出版《毛澤東選集》第一至第四卷,《述錄》認為“開本與頁數不詳”,現發現為32開,2081頁。再如《述錄》認為保加利亞版《毛澤東選集》開本與頁數不詳,現發現為32開,第一至第四卷共1683頁。
  (五)對于版本誤判的新發現。《述錄》中列有葡萄牙版《毛澤東選集》,實際是巴西圣保羅出版,屬于研究與編寫成果時誤判。從而,使巴西增加一種《毛澤東選集》版本。
  (六)出版時間、空間的新發現。海外版《毛澤東選集》出版時間,集中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這一時期出版的占版本數的九成,而50年代、60年代出版的版本則各占一半。從空間上看,按國別與地區分布計,海外出版《毛澤東選集》最多的是歐洲,第二是亞洲,第三是美洲。到目前為止,按作者所占有的資料統計,海外出版《毛澤東選集》的國家與地區達37個(按出版時的國別與地區計算),有70種以上版本。
  對于這些新發現的思考
  海外版《毛澤東選集》的版本發現得越多,影響就越大,意義也越重大,尤其對于研究《毛澤東選集》海外出版史,以及毛澤東思想海外傳播史,乃至國際關系史,都有重要的文獻價值與實際意義。同時,對于完善《毛澤東選集》版本信息系統,也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只有30多萬人口的國家——冰島,也出版了兩套《毛澤東選集》。其中冰島語言與文化出版社出版的《毛澤東選集》第一卷、第二卷都收入了《論人民民主專政》,原因是什么,意味著什么,都有待于深入研究。日本為什么會出版那么多版本的《毛澤東選集》,背景是什么,產生哪些影響,也應更好地進行研究。特別是在專家學者們認為日本版《毛澤東選集》信息已經全在掌握中后,又發現了老版本。那么,《毛澤東選集》海外版本的資源究竟有多少,也確實值得擴大研究。有些海外版《毛澤東選集》體例不同,是根據不同需要編排的,這種需要意味著什么,反映什么社會背景,也頗值得進一步探討。
  海外版《毛澤東選集》大多是在我國改革開放前出版的。那個時期,國際交流渠道不暢,國內的外語水平不高,有關部門與單位難以及時全面地收集海外出版的毛澤東著作。雖然國內《毛澤東選集》海外版存量不多,但一些圖書館并未珍惜,而將其中的一部分作為一般殘舊書進行處理,造成不小的損失。在一定意義上,海外版《毛澤東選集》珍稀的散本、殘本也是一種文獻,也很珍貴,應引起更多的關注,避免繼續散失,給予其更好地保護與利用。同時,要進一步搶救海外版《毛澤東選集》。有的國家人口少,如冰島、黎巴嫩、保加利亞等;有的國家文盲率高;有的國家語種使用率低,在這類國家,用小語種出版的《毛澤東選集》數量很少。再加之戰亂及其他天災人禍,以及國際關系復雜多變,目前海外版《毛澤東選集》已經很少,而且會越來越少。不容忽視的是,至今國內尚未有一家圖書館、研究機構收齊海外版《毛澤東選集》。因此,國家有關部門與專家學者應抓緊搜集收藏海外版《毛澤東選集》的工作
  (責編/彭瀾)

相關熱詞搜索:毛澤東選集 新發現 海外 版本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mzvnnc.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